Interview: Eduardo Chadwick , President of Viña Errázuriz

When I was writing up the new post about VIK – the “New Kids on the Block” in Chile’s fine wine scene – it reminded me of the interview I had with Mr Eduardo Chadwick, President of Viña Errázuriz back in 2015 in London. I wrote the article in Chinese for the Taiwanese Magazine Wine and Spirits Digest. The content is still relevant 5 years on and it can be easily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by Google for those who are interested.

翻開全球葡萄酒地圖,每個國家或產區,似乎都很容易找到一個傳奇的代表人物。舊世界如此,新世界亦然。這些人要不是極富遠見的開路先鋒,便是對該產區有偉大貢獻。加州的Robert Mondavi、澳洲的Len Evans、阿根廷的Nicolas Catena想來沒人會有所異議。至於智利,Viña Errázuriz的總裁Eduardo Chadwick相信也會得到極大多數人的認同。

九月底的一個午後,我有幸能在倫敦市中心得到一對一採訪Eduardo Chadwick先生的機會。風度翩翩、魅力十足是我對Eduardo的第一印象,隨後的採訪更讓我對這位有著顯赫家族背景卻依舊謙虛且親和力十足的酒莊總裁感到佩服。

智利的葡萄酒歷史可以遠溯到15世紀,不過一直以來葡萄酒都是在國內飲用,外銷出國是近三十年來的事。就外在條件而言,智利可說是得天獨厚;截至目前為止仍沒有受到十九世紀橫掃歐洲葡萄園的葡萄根瘤蚜蟲的威脅,加上生長季幾乎不會降雨,少有病蟲害,擁有無比健康的生長環境,對有機或永續葡萄產業發展也十分有利。「這樣優異的外在條件是智利發展葡萄酒業的基石。」Eduardo解釋。自1990年代起,智利葡萄酒也逐漸在外銷市場上展露頭角。

Eduardo是在1983年接手家族酒莊。「當時根本沒有所謂的外銷。可是看看現在,全智利90%的葡萄酒都賣到國外去了。」Eduardo表示。而在智利酒開始在全球市場塑造出便宜易飲的友善形象時,Eduardo卻很早就認清若以智利的產量,絕對不可能成為以量取勝的低價酒生產國。這樣的體認也正是Eduardo得以為智利酒寫下傳奇一頁的開始。

「過去二十多年來,葡萄酒評家們都沒有給智利酒公正的評價,」Eduardo語帶不平地說。「這也是我決定舉辦柏林盲品會(Berlin Tasting)的最主要原因。」

2004年,Eduardo商請英國著名酒評家Steven Spurrier籌辦柏林盲品會;這場盲品會的靈感來源,正是Steven Spurrier在1976年所舉辦的巴黎品酒會(Judgement of Paris)。巴黎的那場世紀品酒會把加州酒正式推上世界葡萄酒版圖;2004年的柏林盲品會,同樣令葡萄酒評家們跌破眼鏡。在這場品酒會中,Viña Errázuriz旗下的幾款頂級酒與波爾多及義大利的名酒相對決。「老實說,我的酒有在前十名內我就會非常欣慰了,」Eduardo說。比賽結果出爐,Eduardo的Viñedo Chadwick 2000與Seña 2001拿下第一、二名。「其實我跟其他酒評家一樣覺得難以置信!」Eduardo談起這件事依舊眉開眼笑。

「其實要舉辦這樣的評比風險非常大,試想假如我的酒全部吊車尾,那不是非常尷尬嗎?但是一路走來,我都是用學習的心態來對待,不論結果是好是壞,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學習。」 Eduardo謙虛地說。

繼2004年的柏林盲品會後,連續近十年, Eduardo都在不同的城市重複舉辦這樣的品酒會,目的便是要年年證明智利絕對有持續生產品質超群「膜拜酒」的能力。2013年,Eduardo在智利的聖地牙哥舉辦最後一場柏林盲品會。至此,盲品會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

2004年首場柏林盲品會中得到冠亞軍的Viñedo Chadwick與Seña酒款可說是Eduardo的兩塊心頭肉。前者是為了紀念Eduardo的父親;後者則是與恩師Robert Mondavi聯手合作的酒莊。

談到Seña酒莊,Eduardo變得相當感性。「能跟Robert Mondavi一起合作,宛如自己的美夢成真,」他說。

Seña葡萄園位於離太平洋40公里處阿空加瓜山谷的Ocoa區,全區面積達350公頃,其中45公頃用來種植葡萄,以卡本內蘇維濃與卡門內爾為主,並擁有其他波爾多品種。Eduardo與Mondavi團隊花了四年的時間才找到這個令他們滿意的地點。1995年Seña酒莊成立,1996年推出第一個年份。在葡萄種植上,酒莊一開始便採用有機種植,2005年起採用自然動力法,並在2008年得到自然動力法認證機構Demeter的證明。

我問Eduardo對自然動力法的看法以及為何會想在Seña徹底執行並進而取得Demeter認證。

「我們一直是有機與永續農耕的支持者。在我準備葡萄酒大師(MW)考試的時候,非常認真的讀了很多書,雖然我還沒有通過考試,但也正是那時起我開始對自然動力法有所了解,進而想要在Seña實行自然動力法。Seña不同於我們所擁有的其他葡萄園,周遭沒有別的葡萄園,因此不會受到其他地區的影響(尤其假如其他葡萄園有噴灑化學農藥的話)。

「對我而言,實行自然動力法對於葡萄來說,宛如人訓練自己跑馬拉松一般,在辛苦的過程中得以開始增進耐力與強健度。在Seña葡萄園,除了葡萄樹很健康以外,我們也觀察到它們逐漸發展出更深的根部系統。」Eduardo如此解釋。

隨著柏林盲品會年年舉辦後,酒評家不得不同意智利確實得以生產頂級好酒。但是這些頂級酒的陳年實力又是如何呢?專家們對此又有所質疑。

也因此,永不妥協的Eduardo自2012年起開始在全球各大城市舉辦不同年份的垂直品酒會,酒款便來自Seña葡萄園。結果當然也證明了智利酒不但無比優異,陳年實力也不容質疑;當然這也進一步奠定了Seña的膜拜酒地位。

不久前,美國知名酒評家James Suckling才剛給了Seña 2013年99分;而其2012年則得到98分。Eduardo笑著說,「或許明年我們會得到100分!」

從酒廠持續的非凡表現看來,應該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發生的吧!

(原文刊登於2015年台灣酒訊雜誌十一月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